到底要不要生二胎?看完這篇文章,相信你會有答案的!

馨馨說育兒 | 2018-04-13檢舉

是否生二胎,現如今已然成了很多70後、80後甚至是90後都要糾結的問題,無非是經濟情況是否允許,還有就是家人的重男輕女的思想的灌輸。

生二胎三胎不是因為有錢,也不是因為一定要男孩或女孩,而是,在這個充滿競爭、人情冷漠、充滿功利的年代,父母最重要的不是給孩子留下銀子和房子,而是給他留下一個親人。

在微風吹拂的秋涼午後,看到這小段話,竟然瞬間就熱淚盈眶。我也是位二胎媽媽,關於二胎的艱辛和勞累,深有體會。

只是,我還是想跟姐妹們說: “如果身體條件允許,經濟也不太拮据,那麼,勇敢生二胎吧,若干年後,你一定會感謝自己今天的勇敢和決心。” 兄弟姐妹是父母給孩子最用心最完美的禮物。

記得幾年前,我遇到了人生中較慘痛的一個挫折,彷徨絕望中,給自己哥哥發了條短信,短信中只有十個字不到:“哥,我很難過,我想你了。”這是我第一次跟哥哥說難過。

哥半個小時後給我回了條短信:“我現在去你家。”在深圳多年,他從沒來過我家,也似乎沒計畫要來我家看看。 四個小時後,哥來到我家樓下,我在樓下等他。

只是看到他那一刻,眼淚就不爭氣地一直掉,話都說不出來。 哥剛開始還強顏歡笑地調侃:“傻丫頭,有什麼好哭的呀。”

只是當他的手想要撫我的頭時,我看到他滿眼眶的淚,當他說:“你怎麼這麼憔悴?怎麼瘦了這麼多?”他的淚就決堤而出,大滴大滴的。

他那年33歲,18歲出來社會,白手起家,大風大浪中歷經坎坷挫折,事業已小有成就,這樣一個男人,因為看到妹妹悲傷憔悴,他瞬間淚流滿面。 他的淚,對我而言,是震憾內心的。

我突然醒悟,我為什麼要悲傷?有什麼值得我悲傷?有什麼值得我彷徨?有什麼坎是過不去的?為什麼要讓自己最親的人擔心成這樣? 那一刻覺得自己無聊又幼稚。

他其實也沒做什麼,只是在知道妹妹難過時,放下手上所有事,自駕四小時車,穿越220公里,來到我身邊,並心疼得掉了淚。

只是,有什麼力量,有什麼藥,有什麼方式,比自己哥哥的眼淚更有治癒力? 血緣的微妙與神奇在於,在你惶恐不安時,在你傷痛得撕心裂肺時,那個流著與你一樣血的人可以讓你瞬間獲得勇氣和力量,而這種力量既溫暖又強大。

後來,我快速從挫折中爬起來,重新站在陽光下。 而後,我義無反顧地做了二胎計畫,嬌嬌要有個弟弟或妹妹,他們可以相互守望相互溫暖面對這個複雜又美麗的世界。

二、

閨蜜前段時間跟我感慨時光流年、人情冷暖。 在我眼裡她樂觀堅強,不拘小節,很少會感歎生命,我問她是受了什麼刺激了嗎?

閨蜜回答得很認真:“真的受刺激了,只是這些刺激很暖心,都因為這些刺激準備生二胎了。” 我與她泡了一壺茶,坐在陽臺的小桌旁,清晨的風很溫柔。

閨蜜那一刻的表情很恬靜,她娓娓道來: “你知道我妹妹吧?在我眼裡,我妹妹一直是個小女孩,我讀高中,她才讀小學,暑假哪都不能去,要接送她學這個樂器,那個美術;

畢業後,出來工作,她還在讀高中,跟同學攀比,向我要這個那個,還老要我帶她去旅遊,那時候,覺得有個妹妹真是個負擔。”

她的妹妹,我知道,比閨蜜小10歲,她們是同父異母的姐妹,我一直認為她家裡也許更疼這個妹妹。 “只是,前段時間,她休年假來我家住了一周。”閨蜜繼續說。

我們去海邊,登上山頂看山腳下那片蔚藍深遂的海,我站在她身後,她突然回頭,調皮笑著回憶: “姐,你還記不記得你第一次帶我去香港看維多利亞港,那個海港我一直記得,後來也有去,只是那個海港再也沒有你帶我去時漂亮。”

她穿著白色長裙,長髮 飄飄,笑靨如花,突然發現,我有個很美的妹妹。 我們去逛街,我試了一雙精緻的鞋子,很是喜歡,只是價格昂貴,拉著妹妹走了。

只是逛街回來的當天晚上,妹妹把那雙鞋子放在我眼前,笑得很甜: “姐,我工作能掙錢了,這是我送你的第一份禮物,你記不記得,你以前總給我買鞋。”

原來我為她做的所有事,她都記得。 我們一起帶孩子去做入學體檢,她拿著各種單據樓上樓下像條小魚似的穿梭。

她抱著因抽血哭泣的汐汐(閨蜜女兒)輕聲撫慰:“小姨最喜歡你了,呆會給你買你最愛吃的蛋糕好不好?” 突然覺得“小姨“這個詞真美好。

閨蜜沒再往下說,嘴角有深情的微笑。 在奔流不息的漫長光陰中,有兄弟姐妹的真情相互慰籍和溫暖,現實中所有殘酷冷漠也都無足輕重了。

在這個世界上,有個人永遠在自己身後,看著自己幸福,這個人名字叫哥哥或姐姐,或妹妹或弟弟。 在這個世界上,有一種愛,叫做手足。